南北韓

中國應有秩序讓 南北韓 統一

本文刊載於新加坡聯合早報

由於朝鮮半島的地理位置,特別朝鮮半島與北京相當近的距離,令中國近百年歷史的和與戰,都與朝鮮半島局勢有關。大清帝國在一百多年前因朝鮮王國宗主權問題與日本帝國大打出手,結果中國局勢急轉直下,亦奠定日本軍國主義道路的基礎。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之初,派出大量軍隊援助朝鮮與美國扶持的大韓民國對抗,亦令中國注定要長期支援朝鮮。

  但中國支持的金正日政權,由於無法在經濟上有任何起色,長期缺糧己經令耐性極好的朝鮮民眾難再有耐性忍下去,在金正日政權面臨危機之際,朝鮮半島可能會出現任何以往想象不到的戰略狀況。對中國而言,如何處理金正日政權成為了可能比台灣問題還要迫切的戰略問題。因為在中國國民黨執政下的台灣,對中國沒有急切的戰略問題要處理,但朝鮮位處北京附近,朝鮮半島問題是肯定要妥善解決,沒有逃避空間。

南北韓 問題關鍵:朝鮮長貧難顧

  倘若朝鮮政權現在就崩潰,肯定不符中國最佳戰略利益,不論金氏政權孤注一擲與美國大打出手,導致大量難民湧入中國東北、中國黃海地區以及韓國,或是美韓聯軍迅速進駐朝鮮,對中國都沒有什麼好處。大量難民湧入中國東北,固然會使本來就為國內問題頭痛的北京當局更加頭大,金氏政權與美國大打出手,亦肯定導致大量難民湧入中國,甚至令中國難免捲入戰火。而沒有朝鮮金氏政權後的朝鮮半島,美軍將會直接與中國陸地接壤,令中國沒有任何條件使用武力對付台灣。因此,中國較早前注資一百億美元給朝鮮,為的便是買時間。

  雖然中國經濟實力比以前好得多,但中國沒有理由長期注資朝鮮,中國本身也要留下資金應付可能出現的經濟泡沫問題,以至本身的發展。另一方面,中國注入多少資金也好,由於金氏政權表現實在太差,中國官員直接進駐朝鮮運用資金,可能效率都要比由金正日來運用來得好,但中國根本不可能直接管理朝鮮的民生事務。在長貧難顧下,中國仍需要在一百億美元買下來的戰略空間和時間,思考如何處理朝鮮的前途問題。

可參考芬蘭、奧地利模式

  繼續任由金正日家族管治朝鮮,戰略災難遲早要來,因此,對中國最有利的做法,莫過於有秩序讓朝鮮半島在大韓民國旗下統一。事實上,中國有一點必須承認的是,今天的大韓民國政府,法統來自1919年「三一運動」後,在中國成立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而大韓民國的法統又來自於脫胎自朝鮮王國李氏王朝的大韓帝國,韓國才是朝鮮半島的正統政權。加上今天大韓民國己是成熟民主國家,在大韓民國旗下統一是符合朝鮮民族的整體利益。因此,中國有必要與韓國政府談判,如何聯手和平結束朝鮮政權,包括如何處置金氏家族,以及朝鮮勞動黨等問題,都需要中韓兩國共同合作。例如韓國特赦或善待金正日家族,換取金氏家族交出政權等。

  當然,中國支持大韓民國旗下的朝鮮半島統一,應該是有利益可得才成,對中國最大的戰略恐懼,莫過於一旦朝鮮半島統一,美國軍隊可以沒有朝鮮的屏障下直指中國東北的問題,這也是毛澤東當年為何決定讓中國參與韓戰的原因。中國大可以參考芬蘭、奧地利模式,與美國、日本商談讓韓國統一後成為中立國,作為美日與中國之間的緩衝,換取支持朝鮮半島在大韓民國旗下統一。這對美、日、中都有好處,因為朝鮮半島中立化後,俄、日、中、美四國不會隨時在東北亞大動干戈。此舉可參考蘇聯在二次大戰後,沒有吞掉奧地利東部,而是同意奧地利的英、美、法、蘇佔領區統一成為一個新國家,換取奧地利的中立一樣。有關做法,可以用奧地利國家條約(Austrian State Treaty)連附的中立宣言(Declaration of Neutrality)作為立約基礎。事實上,朝鮮殘破成這個樣子,韓國也需要時間、資金和和平的環境,去重建朝鮮。

  韓國對中國可謂愛恨交纏。大韓民國在二次大戰之前,固然是在當時的中國領導人蔣介石的支持下建立,讓朝鮮民族脫離日本殖民統治運動有基地有空間,另一方面,由於毛澤東參與韓戰,讓朝鮮半島脫離日本殖民統治後分裂六十多年。韓國人對導致國家分裂的中、美、俄三國都有相當的恨意,這也是可以理解的。如果中國在這個關鍵時刻,主動支持和協助大韓民國統一朝鮮半島,筆者相信韓國人會在這方面改變對中國和中國人的看法。

1 Comment:

  1. […] 3. 如果像黃世澤般聲稱讓南北韓統一後奧地利化(宣告中立),那麼奧地利國家條約的簽署國也是奧地利和美英法蘇四個佔領國。而日本投降後朝鮮半島分別由美蘇佔領,並不包括中國(中華民國政府接收蘇軍佔領加共匪肆虐的東北三省已分身不暇)。何況蘇軍在北韓成立後早就撤走了,甚至中國人民志願軍也在韓戰停戰後陸續撤出,現在連蘇聯也說不上佔領國,何況是戰後沒份佔領的中國﹖ […]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