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松炎-min

范國威 姚松炎 跑出的啟示

泛民初選曲終人散,受泛民主流政黨圍攻的范國威,以及遭到民協出動旅遊車攻勢對付的 姚松炎 ,分別在新界東和九龍西以壓倒性票數勝出。馮檢基固然慘敗,有泛民大黨集體加持的郭永健得票竟然只比單打獨鬥的張秀賢多一點,這對泛民不無啟示。
在新界東,范國威和張秀賢代表的本土陣營得票處於絕對多數,郭永健在眾星拱照下得票仍然少得可憐,充份反映泛民支持者在新移民問題,以至本土政策上,不會再接受傳統泛民一套。在DQ案後,至少在新界東的選民反過來比過往走得更前,本土未必代表港獨,只不過,必須以香港利益優先,而非中國優先。這次郭永健大敗,與工黨以及背後的左翼人士在新移民政策立場上過份偏袒中國移民,甚至過往曾對范國威「下戰書」,現在他們一次過承受了選民對他們的否定。如果被謔稱為「左膠」的左翼人士不檢討他們的主張,在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遭到滅頂之災是用常理預料得到的。這次新界東的高投票率,多少與新界東選民恐懼由郭永健代表出戰有相當大的關係。
至於蛇齋餅糭對泛民選民有沒有效果,由馮檢基動用龐大資源接送選民仍得大敗給姚松炎可看到。泛民選民要求的,並非民建聯式近乎賄選的所謂地區服務,馮檢基拒絕退休的態度本來已惹起泛民選民反感,而民建聯式專車接送,更是刺激不少泛民選民出來投票的因素,他們未必支持姚松炎,但一定不會想馮檢基代表泛民出戰九龍西。同樣以地區樁腳取勝,范國威以及他的新民主同盟,以解決社區問題的能力著稱,而非蛇齋餅糭,馮檢基在民協內部專橫獨斷,把民協搞成他的一人黨,才令民協在九龍西不少猛將如任國棟等投向民主黨,究竟馮檢基的地區基礎是否窮得只剩下蛇齋餅糭,泛民選民心裏有數。

必須對DQ有所預備

這次泛民即使有初選也不一定能保證補選能順利全取四席,一方面,泛民要保留一定資源在香港島保住基礎相對弱的周庭,畢竟初選提供了一次初步動員的機會,范國威和姚松炎的選舉機器準備就緒,但周庭明顯落後。另一方面,如果政府出茅招,DQ了姚松炎甚至范國威,那替代人選又是否得到支持?郭永健和馮檢基,明顯不得泛民支持者的心水,他們代替出戰,恐怕會變成泛民戰略災難。因此,姚松炎和范國威必須指定泛民支持者接受的「影武者」。
不要以為范國威沒有DQ危機,大家留意梁振英喉舌港人講地,他們已經抹黑與范國威共組香港本土的毛孟靜僭建,明明不存在的僭建問題都硬說成有,以梁振英、林鄭月娥,以至他們背後的中共的出茅招作風,誰說范國威沒有被DQ的風險?泛民支持者必須對中共可能出的茅招奸招有所預備。
而姚松炎還有一個問題在於,面對基層眾多的九龍西區,他怎樣面對鄭泳舜的大灑金錢攻勢,這也是必須考慮,范國威在新界東選情相對易打,但姚松炎在泛民初選獲勝只是艱苦戰鬥的開始,九龍西和香港島兩個自決派的戰場都是在苦戰階段,這兩場仗怎樣打,甚至港島仍在放棄英籍的周庭會否中途換人,泛民都必須思考清楚。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