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若驊-min

鄭若驊 不能以道歉打發公眾

雖然唐英年的特首夢是因為大屋僭建而斷送,但似乎香港政壇沒多少人由唐英年的經歷得到教訓,資深大律師、律政司司長 鄭若驊 一上任就被爆出大屋僭建,本來要處理一地兩檢的她,在政治上已經無法再處理這類棘手非常的問題。
鄭若驊 的僭建問題,性質與梁振英在赤柱大宅的僭建類似。 鄭若驊 是法律界德高望重的專業人士,本身亦具備工程師資格,在建築物上外加的東西是否合法,她擁有法律和技術水平作出判斷,而她丈夫潘樂陶擁有的安樂工程,不單承包大量政府工程,亦是在屋宇裝備在這方面具領導地位的公司,沒有理由對何謂僭建一無所知。再加上鄭若驊購買屯門大宅的地契中,有類似梁振英山頂大宅的必買條款,基本上鄭若驊的僭建手法與梁振英無異,梁振英正因他的僭建以及在UGL買下DTZ涉嫌手法有問題,而一直無法取信於民。如果這件事發生在正常民主國家,鄭若驊老早就下了台,怎可能一句道歉就可以打發公眾。
但有另外兩個問題,同樣由 鄭若驊 僭建事件中爆出來,一樣具爆炸性。首先,鄭若驊在回應官方品格審查的問題時,必須就她有否作出令政府尷尬的事回應,現時鄭若驊的僭建問題,肯定是其中一件她沒有如實回應品格審查的事,那究竟是否有人在品格審查違法作出不實證供?這相信公眾十分有興趣知道。如果高官作入職品格審查時可以胡說八道不用負起任何法律後果,那品格審查整個程序有甚麼價值?那為何要由警察保安部門派出警司級的警員負責相關審查工作,這是政府必須回應第一個問題。
另一個問題,政府亦要回應:如果鄭若驊僭建事件沒有爆出來,沒有人知道原來鄭若驊丈夫是潘樂陶,亦即安樂工程的擁有人,而律政司司長是行政會議的必然成員,亦是政府的法律顧問。如果公眾根本不知鄭若驊是潘樂陶的妻子,那行政會議審議與安樂工程有關的基建項目時,鄭若驊沒有主動申報和避席的話,很可能有人作出有利安樂工程的建議而公眾懵然不知,這還可以談得上公平嗎?一旦政府與安樂工程之間有訴訟,律政司司長能否作出公平公正的決定?公眾現在一定十分之有疑問。鄭若驊丈夫是誰,如她仍只是一個資深大律師,那是她的私隱,但當她決定要加入問責團隊時,那就不是她的私隱,而是公眾必須要清楚知道的問題,但很明顯,政府和鄭若驊本身,都把公眾知情權當作不存在。

貪腐在港府中迅速惡化

鄭若驊事件,可以反映出政府禮崩樂壞到甚麼程度。基本上,除非政府快快換上另一人擔任律政司司長,否則一地兩檢以至《基本法》23條等問題,政府等着與公眾硬碰硬,因為公眾不會對一個僭建加甚麼事都隱瞞公眾的律政司司長有信心。
另一方面,在英國管治年代,鄭若驊這種人成為政府高官的可能性幾乎是零,因為這樣亂指任官員,被下議院知道的話,恐怕不單那位高官要下台,港督以至聯邦及外交事務部不少高官都要下台問責。但中國現時權在我手,就可以胡亂指自己的說話一言九鼎,貪腐將會在香港政府中迅速惡化,甚至已經植根於港府深層。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