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RT-min

讓外國公司暫管 SMRT

不管是我所居住的德國還是成長的香港,雖然當地人對信號系統出問題都會嚴加批評,但對當地的鐵路公司仍感到自豪,因為無論港鐵MTR,還是德鐵Deutsche Bahn,都是世界上數一數二鐵路管理公司。不過新加坡人提起 SMRT 一定搖頭,因為 SMRT 的故障以至服務水平,已經到了怨聲載道的程度。

筆者於2011年12月在《聯合早報》發表的《維持可靠鐵路的香港經驗》時已經指出,港鐵有一套員工追求卓越的文化,但過了六年,SMRT還沒有營造出這樣的文化,還越搞越糟,那該怎樣辦?

向英國人學習

將SMRT的地鐵網絡,由陸路交通管理局外包予別的公司管理,可能是少數可以試一試的方法。

全世界鐵路營運糟糕狀況可以與新加坡相比的國家是英國。英國鐵路費用昂貴,但準時程度以至服務水平,卻是全歐洲最糟糕的。這種糟糕程度是員工服務心態導致的,不像德國西部萊茵河沿岸城市的網絡,因為貨運需求高,以至鐵路超重負荷,導致信號系統難以升級。

英國知道問題持續下去,國民必對政府怨聲載道,所以不論是保守黨還是工黨當政,都邀請全世界最強的鐵路管理公司來管理鐵路網絡。倫敦地上鐵(London Overground)最初請來港鐵和德鐵聯營公司合作管理,後來德鐵專營地上鐵,而港鐵就成了橫貫倫敦的​伊麗莎白​線的營運商。

最近連日本JR東日本都請來了,希望英國鐵路在準時這方面,可以向日本水準看齊。英國人請荷蘭、德國、香港、日本四地的公司過來管理,其實就是想將當地的鐵路管理文化帶回英國,改革英國的鐵路文化。

英國人也漸漸見到情況有所改善,所以外資在英國的鐵路市場越來越活躍,港鐵、德鐵和荷鐵在英國鐵路市場越來越吃重,甚至出現首都倫敦的鐵路,竟然都是幾個不同國家所擁有的鐵路公司營運的奇景。因為港鐵、德鐵和荷鐵都是政府公司,由政府控股甚至全資擁有,只有JR東日本因日本徹底將國有鐵路賺錢業務私有化,脫離了政府系統。以日本的講法,其實JR東日本與大手私鐵(大型私有鐵路公司)無異。

既然陸交局已經收購SMRT的鐵路資產,現時管治架構上已經接近倫敦運輸部(Transport for London)的模式,就不妨放膽學英國人的做法,​乾脆​邀請國際首屈一指的鐵路公司來管理SMRT的地鐵網絡,讓外國人來示範如何管理鐵路網絡。

做法是把目前國際公認幾家做得好的公司,包括JR東日本、港鐵、德鐵和荷鐵公司都邀請過來,以投標方式競投管理合約。由於它們在自己及其他國家都有可靠的管理經驗,相信公眾也可以放心讓這些外國公司來改革新加坡鐵路網絡。

將部分網絡交付外資管理後,若這些公司有興趣的話,甚至可以入股 SMRT ,以便進行更大刀闊斧的改革,淡馬錫控股基於國家利益保留金股(golden share),掌握關鍵時刻的否決權即可。這對淡馬錫控股的實質股東,即每一位新加坡人民都有好處,至少 SMRT 不會變成一個財政負擔。

因為現在 SMRT 這樣的管理表現,最終會成為新加坡人的負累。如果可以部分售予外資並進行改革,在適當時候才將股權買回來,也是一種對新加坡全體人民負責任的行為,畢竟淡馬錫控股投資的生意,是必須以有盈利為目標。

新加坡地鐵的問題過去六年不只未有改善,還日益惡化。要減少市民對擁車的期望,地鐵以及其他公共交通網絡能否有效運作至為關鍵。地鐵經常出故障的話,或許部分人會改投腳踏車懷抱,但筆者擔心大部分人會選擇改為買車,而新加坡是不可能容納這麼多汽車的。

當這變成一個非解決不可的民生問題時,唯有以非常手段去處理。英國人將自己的鐵路交給外人管理的做法,或許是可以一試的方案,至少外資公司沒有這麼多固有文化掣肘,可以重新建立新加坡的鐵路管理文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